ca88 fun88sitemap bbin
   
發展緣由
國 家 發展緣由  能源類別
西班牙西班牙的再生能源政策以歐盟的2020年目標作為框架,訂定其2020年國家目標為再生能源於最終能源消費的占比為20%。除此總目標外,西班牙與歐盟其他成員國分別訂定在2020年要達到再生能源在運輸燃料占比10%之目標與2030年要達成再生能源於能源消耗占比27%之目標。 西班牙2020年的再生能源目標的政策與措施奠基於「2011-2020年再生能源計劃」,該計畫遵循2005-2010年再生能源計畫,於2010年公佈後,2011年進行部分修改。該計畫設定西班牙2020年目標為再生能源的於總能源消費占比為20.8%。該目標比2010 所設定占比為22.7%的目標為低,但仍高於歐盟占比為20%目標。 [B2-27]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義大利義大利缺乏石油、天然氣等資源,尤其在1986年車諾比核電事故後,為確保能源安全,義大利陸續關閉所有運轉中的4座核電廠。無核政策使得義大利電力資源大部分仰賴進口,依據IEA 統計結果(Key Wold Energy Statistics 2014)顯示,義大利於2012年電力進口量達43 TW/h,為世界第二大的電力進口國家(僅次於美國),龐大的電力進口亦造成國家經濟發展之重大成本負擔。 為配合歐盟能源政策與緩解進口高價電力,義大利政府逐漸開始發展再生能源,並於2011年提交之國家再生能源行動計畫(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ction Plan),目標2020年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消耗比例達17%。義大利近年來致力發展太陽能、風力,並運用其發展良好之水力發電資源。據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統計,義大利的再生能源設置量於2013年底已達47,456 MW,位居全球第九名。 [B2-26]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芬蘭

根據歐盟統計處資料,在歐盟28個國家當中再生能源發展最慢的國家有葡萄牙、芬蘭、及法國,芬蘭是第二低成長國家;2002年再生能源總生產是7,826KTOE,2012年總生產增加到9,931 KTOE,其中85%得歸功於傳統生質能的熱能利用,水力14.6%,地熱0.4%。
由於芬蘭是歐盟會員國中最北的國家,人均暖房每年的度數是5000度(Heating Degree Days,該指數是每天戶外溫度與室內舒適溫度華氏65度之間的差別,一年之總和度數),比鄰國瑞典與挪威的4000,暖房需求更大,因此芬蘭建築物暖房的能源消費達總能源的22%,也就是芬蘭廣大的森林資源所提供的傳統生質能的熱能利用。
除了上述再生能源在冷熱利用之外,電力方面的潛力,數量當屬水力最大,推廣成長率方面資源最好的是風力,因此,芬蘭規劃風力的2020年裝置目標是2500MW(文獻中交叉出現2500MW與3000MW的目標數據,3000MW一說最早是由2007-8年期間環保署署長Kimmo Tiilikainen所擬,為的是提出購電價政策),國家政策風力的年發電目標是6TWh。

[B2-25]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美國

美國對再生能源的規劃與推廣起自1978年的國家能源法(National Energy Act and Plan),當時的政策目的反應1973年經歷的能源危機,子法包含了五個開源節流的法案(Public Utility Regulatory Policies Act,Energy Tax Act,National Energy Conservation Policy Act,Power Plant and Industrial Fuel Use Act,Natural Gas Policy Act),其中關係再生能源電業發展的就是電業開放PURPA法。由此可見,早期影響美國再生能源發展的是石油危機。
至於影響全球再生能源發展的減碳議題,美國雖然是全球碳排量排行第二的國家,卻於2001年由前任總統布希以經濟退後為理由拒絕了京都議定書的簽訂,但逼於地球暖化帶來的環境情勢,例如西南越來越嚴重的乾旱,美國仍然在積極應對,包括2009年美國歐巴馬總統在哥本哈根承諾的目標:美國將於2020年相較於2005年將減碳17%,2030年相較於2005年將減碳42%,並提出發展潔淨能源(不僅再生能源,更包含碳捕捉、節能等)為其策略,2050年相較於2005年將減碳83%。
總之,美國再生能源發展2009年之後變得更積極,尤其是以廣大領土為發展後盾的風力,藉由大量的ARRA銀彈,發展更為快速。美國推廣再生能源的最大利益以及最大障礙是廣大的國土。歐巴馬何以寄託風力可以復甦經濟,是土地面積提供出來的廣大內需市場、市場刺激產業成長、產業提供工作機會與財富、財富帶來稅捐所得;但是最大的弱點也來自國土,美國有五十州與七個領地,因此、管轄權分支,規範不一。

[B2-24]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所擁有的能源資源條件,對再生能源的發展十分不利。原因不僅是藏量豐富,成本低廉,氣與油相對的再生能源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同時是因為不能不顧馬來西亞的主要工業(煉油業、LNG與LPG)、對外的產業競爭力、及對內的經濟成長力,均來自國家氣油生產量的事實。
因此,當2001年馬來西亞政府通過燃料多元化法,表明對再生能源的期望,是對再生能源發展的宣言。而該宣言當時是針對有藏量也有成本競爭力的水力與生質能。燃料多元化法所設定的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便可看出國家對生質能與水力的信心,於2005年達到電力的5%,相等於約500-600MW的再生能源容量。
2009年馬來西亞經歷過前次的失敗,再次藉著國家再生能源政策與行動方案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Policy and Action Plan設定發展目標,這次的目標年為2015年, 2009年的當時馬來西亞的再生能源裝置僅41.5MW,按照該目標,裝置容量需成長23倍,方可達到目標容量985MW,其中生質能330MW,沼氣100MW,小水力290MW,太陽光電65MW,廢棄物200MW等,並達到電力佔比5.5%。事實上,無論是2001年或是2009年兩次的規劃,在開始實施期間均有不少小型再生能源電廠的新增,尤其是棕櫚油生質發電與小水力發電等,但是前後擴增量並沒有呈現明顯的被鼓勵,直到購電價措施的介入。
根據SEDA的統計,就裝置容量而言,自2009年的數據成長了10倍,2012年馬來西亞的再生能源裝置已達450MW,雖然發電量方面,遠遠不及目標的5.5% (截至2012年年底再生能源發電僅佔全國發電的0.2%)。

[B2-23]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中國

中國是全球最大能源消費及生產國,於2013年度其中煤炭占初級能源總供應量67.5%、石油占17.8%、水力發電占7.2%、天然氣占5.1%、核能占0.9%、其他再生能源1.5%(BP,2014)。中國有計畫、有組織地進行能源建設及新能源開發利用,始於1980 年代初期,在太陽能、風能、地熱能、潮汐能、生物質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上也進行推廣、科研和小規模的試驗示範等(林唐裕,2004)。至1990年代起,中國因經濟成長,對於能源的需求激增,但國際間化石能源波動劇烈,中國當局為求能源安全,除推動境內化石能源開採外,也積極投入再生能源開發(詹為軻,2008)。

中國政府低碳目標,希望一次性的能源消費中非化石能源占比於達11.4% (2015年)、20%(2020年)。再生能源裝置容量目標,希望於2020年達到420GW,其中風力發電達200GW、太陽光電50GW、生質能發電30GW(彭博,2014)。

[B2-22]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法國

歐盟為了實現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的承諾,把2000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穩定在1990年的水平,在此期間溫室氣體排放減少了大約3.3%。於1997年,歐盟發布了"再生能源策略和行動白皮書"(Renewable Sources of Energy and a White Paper for a Community Strategy and Action Plan),提出至2010年,歐盟再生能源的消費量要從1997年的約6%提至12%。因此,法國身為歐盟會員國的一員,為因應歐盟再生能源策略行動,自2001年開始實施再生能源躉購制度,以促進再生能源發展。

[B2-21]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捷克

歐盟基於能源安全及多樣化來源供應、環境保護及社會與經濟因素,將再生能源視為優先發展的能源策略。因此, 於2001 年通過第2001/77/EC 號指令,簡稱 「可再生電力指令(Renewable Electricity Directive, RES-E Directive)」,要求歐盟會員國於2010 年時再生能源使用須達到總能源消費的12%。

捷克為達到第2001/77/EC 號指令所訂定的目標,分別於2002年通過再生能源優惠條例,以及2004年所通過的能源法案之執行的重點除了包括增進能源效率、適當規範燃煤發電廠使其符合二氧化碳排放標準、不再限制煤礦進口、適量進口電力但以每年不超過5TWh為原則與積極鼓勵民間使用發電效率較高的設備等,更將再生能源發展視為重點的能源策略 。因此,為了加強再生能源發展,捷克於2005年通過法令 No. 180/2005 Coll.,其中此法令不僅明定輸配電業者有義務收購再生能源電能,更加強生質能為再生能源發展的重點。

[B2-19]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日本

1997年制定再生能源設備補助金及融資:促進新能源特別措施法制定、補助民間業者新能源成本部分費用、金融機構實施債務擔保貸款及補助地方公共團體新能源成本部分費用。2003年實施RPS制度-支援電力交易配額 (RPS制度)(2003年~2012年),電業者需以定量配額交易(價格不固定)。2009年實施餘電躉購政策-支援購買固定價格(預估投資回收),電業者以太陽光電未滿500kW,由國家制定交易價格配額與期間。2012年購買固定價格制度(FIT),電業者以再生能源:太陽光電、風力、水力、地熱、生質能固定交易價格。

[B2-18]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智利 智利為全世界最大的銅生產國,唯獨沒有石油和天然氣等天然資源,就算有著礦豐富的優勢,能源不足的問題如果一直存在,讓礦業成本持續增加,將會間接影響國內的經濟成長。 同時該國沒有穩定的能源來源,電力大多還是需要仰賴鄰近國家阿根廷所提供的天然氣,然而阿根廷本身在天然氣的供應上會以滿足國內需求為優先考量,多餘的再提供給智利,使得智利的天然氣供給不穩定;而另一個可以滿足智利能源的波利維亞又因長期與智利有領土糾紛,拒絕供應能源給智利,因此智利在過內自己生產主要的能源是以火力發電廠及興建水壩的水力發電為主。另智利頻繁的地震與海嘯,相對使核能發電較危險。 另外智利近年來電價不斷高漲,由1998年55.1美元(每百萬瓦/小時)增加至2011年256.4美元,智利認為電費過於高昂,應設法降低以進口之化石燃料發電之比例。根據智利能源部統計資料,電利主要使用在:礦業37%、其他工業31%、民宅17%、商業和公共設施14%、交通1%。隨著智利經濟持續大幅成長,智利對電力需求節節攀升,增設電廠勢在必行,惟巴西MPX能源公司申請在智利北部投資44億美元設立裝置容量達2,000MW之火力發電廠,以支應礦業電力需求,因環評未通過而停擺,顯然以乾淨能源為智利今後主要電力來源已逐漸成為智利政策。 因此智利政府在尋求經濟發展的前提下,2011年提出興建5座大型水力發電的計畫,發電量估計能供應全國15至20%的用電需求,惟近6千公頃的土地將面臨生態浩劫,因此遭受環保團體強烈抗議,故在輿論壓力下,否決了水力發電計畫。 水力發電計畫取消後,智利政府除擴大天然氣進口外,也訂下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佔總發電量達20%,希望能提昇能源使用效率,並積極發展太陽能、風力能及生質能等。 [B2-17]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丹麥

煤曾是丹麥的能源主體,早期也曾列為高排碳國家。發展再生能源始於70年代的能源危機,再生能源作為替代能源開發,再經過80年代全球暖化議題燃燒,1985年丹麥國策決定不建核能電廠,次年1986年車諾比核災,進一步肯定了國策的大義性,再生能源成為丹麥的必然選擇。但是儘管舉國對風力或再生能源的肯定,丹麥的電力業者仍舊不懈地遊說政府,政府也每年投入龐大的額度 輔助煤與天然氣的使用,也支援相關的研發,例如碳捕捉與新核能等,甚至補助金額高出再生能源的一倍。
丹麥的再生能源構成主要是風力與生質能,而生質能應用集中在暖房等熱利用,很少用在發電,因此,電力靠得是風力。
丹麥位於歐洲大陸的北部,氣候寒冷,與風力發電尖離峰的供需吻合,同時需要大量的暖房熱能需求,因此可以充分利用地熱與生質物燃燒等的汽電共生(2012年汽電共生占淨發電的46.2%)。
丹麥是全球第二永續能源國家,僅次於瑞士,歸因於早起步且維持高成長的風力對能源經濟的貢獻;第三能源安全國家,僅次於加拿大與俄羅斯;能源密集度是歐盟最低,每千歐元的能源消費是87.2kgoe。
資源方面,丹麥擁有豐富的風力、地熱、生質能潛能,尤其是陸域風力受限於土地面積之後,離岸風力成為推廣的主力。

[B2-16]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丹麥丹麥擁有豐富的風力、地熱、生質能資源,尤其是陸域風力受限於土地面積之後,離岸風力成為推廣的主力。 丹麥的再生能源發展始於1970年代,尤其在風力方面,無論是產業(全球市場占有率20%)或是設置量(2013年設置量4.792GW)均冠譽於全球,因此無論是2020年歐盟目標,或者是丹麥自訂的能源策略目標—於2020年再生能源供應35%的能源消費,風力達到50%的總電力占比,並進一步於2050年全面廢用化石能源,所有能源消費100%將來自再生能源,風力是擔當重責大任。 [B2-15]
參考出處
風力發電>陸域風電
德國

在德國,再生能源的電力通過上網電價支持。資格標準和資費水平上授予優先可再生能源(EEG)規定了該法。根據該法,可再生能源電廠的經營者法定有權對電網運營商支付的電費輸出到電網。腦電圖還推出了所謂的市場溢價,並為工廠運營誰直接從可再生能源出售其電力彈性溢價。此外,通過不同的德國復興信貸銀行計劃提供低利率貸款用於新工廠的投資。在德國,該準則RE​​S-H的支持,成立了市場激勵計劃(MAP),規定支援計劃,以促進熱量從可再生能源生產。BAFA是提供投資支持和德國復興信貸銀行提供低息貸款。在運輸中使用的可再生能源的主要支撐計劃配額制度。此外,某些類型的生物燃料,通過財政監管支持。植物的可再生能源發電的電力將優先連接到電網。此外,電網運營商有義務為電能來自可再生能源採購和輸電時給予優先考慮。此外,那些在電力感興趣的餵養可以要求電網運營商擴大自己的網格。德國為促進包括培訓,認證和研究計劃,公共機構的自我承諾,區域供熱網絡的支持,並就利用熱能可再生能源生產的引進建設義務,再生能源的政策。

[B2-14]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南非 南非太陽能資源豐富,但超過90%的電力來自煤炭火力發電。惟2008年爆發能源危機,電力供不應求,發展再生能源為當時南非政府提出的解決方案之一。 同時南非是非洲第一大發電國,發電量占全非洲三分之二;電力94%來自燃煤,是全球第12 大碳排放國,因此開始積極推動再生能源,希望提升電力充足度和電力來源多樣性,同時創造當地就業機會。至2012 年底,南非太陽光電裝置量雖僅30MW,其中離網型、獨立型小系統佔7 成,但2013 年透過政策推動,在地面型系統將有顯著成長。 南非國有電力公司Eskom計畫擴充約10GW的燃煤發電裝置容量、建造100MW的太陽熱能發電(concentrating solar power,CSP)、100MW的風力發電場。另再生能源主要由獨立發電商(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s,IPPs)發展,2011年的再生能源獨立發電商採購計畫(IPP Procurement Programme),建立IPP發展再生能源的推動機制。 [B2-12]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法國自1973年石油危機後,為確保其電力自主性,透過公眾諮詢程序,確立發展核能方向。迄今,法國已是全世界第二大核能發電國,僅次於美國;其核能發電佔比(2015年為75 %)則為全世界第一。此外,法國從70年代為一淨能源進口國,轉為世界最大的淨電力輸出國,2014年輸出對象有義大利、英國、比利時、瑞士與西班牙。 歐盟於2007年3月公布能源政策後,歐盟各國各自有其獨立的能源政策,但在歐盟的政策主軸為計畫以減少1990年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的20 %,作為其2020年的目標。其削減率雖依京都議定書生效之後陸續同意的內容而有所改變,但就歐盟來說,已決心作大幅度的削減。 此政策也首次提及核能發電。表達上雖比較保守,但已清楚地寫出核能發電對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有所貢獻。但是迄今在正式的歐盟報告書內則尚未明載。依據歐盟能源政策架構,法國國會在2005年7月13日通過能源法案制定。在提出此法案2年前,先在各地舉辦公聽會和討論會。此法案揭櫫了四大目標:(1) 對法國能源的獨立要有貢獻,確保能源穩定供應。(2) 確保具有競爭力的能源價格。(3)因應地球暖化日益嚴重的同時,仍能保護國民的健康與環境。(4)所有國民都能使用能源,消除社會上與地區上的等級差別。法國為達成此目標的4個方針為:抑制能源的消耗、能源的多元化、其他能源領域的研究與推展、建立能源的運送與貯存方法,以因應需求。在具體的法律內容上,為達成目標而訂出的量化目標:(1)到2050年為止,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將減少1/4。(2)到2015年為止,相當於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最終能源消耗量,每年將減少2 %。(3)2010年時,將再生能源,提升到總能源消耗21 %。(4)維持核能發電的架構。計畫在2012年之前開始建造歐洲/進化型壓水式反應器(European/Evolutionary Pressurized Reactor, EPR)。 此外法國政府為因應能源政策法,對於能源供應者要求在2006年7月-2009年6月這段期間內實行節能的義務,將導入「能源證書」的制度。另於2005年10月成立「FACTEUR 4」作業部門,此作業部門的目的在於將法國轉換為可以減少排放1/4溫室氣體的國家,並在2006年10月整理出包含28項建議的報告書。 法國更設立能源高層諮詢委員會,此委員會負責協議天然氣、電力與再生能源開發等問題。在法國,會設立高層諮詢委員會處理國家相關的重大議題。此委員會為獨立機構,是由政府高層級的成員所組成。為了達成能源政策法,必須與地方政府權責劃分,與對消費者資訊揭露,並將能源問題編入學校教育課程。 [B2-11]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泰國原油為泰國進口最大宗能源,油價波動對能源供應影響甚鉅。為減少油價波動對國家影響,泰國政府將太陽能及生質能源視為發展的重點。此外,泰國並沒有將再生能源列入法制規範,而是以數個獨立、由不同部門制定的能源計畫推動再生能源發展,包括: A. Power Development Plan,PDP(西元2010-2030年):主管機關是國有電力局(EGAT),主要聚焦於能源安全議題。 B. Renewable Energy Development Plan,REDP(西元2009-2022年):主管機關是替代能源發展與效率局(DEDE)。西元2011年時,此計畫被AEDP取代,訂出更高的再生能源目標。 C. Alternative Energy Development Plan,AEDP(西元2012-2021年):主管機關是替代能源發展與效率局(DEDE),主要聚焦在提高再生能源與替代能源使用達25%。 D. Energy Efficiency Development Plan(西元2011-2030年):主管機關是能源部(MoE)。此計畫目標是在西元2030年較西元2005年時降低25%能源密集度(能源密集度=能源消費/GDP)。 [B2-10]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葡萄牙

葡萄牙境內缺乏化石資源,但其經濟卻仰賴大量能源,因此發展再生能源不僅可降低對進口能源的依賴,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增加就業人數。葡萄牙的海岸線長達182公里,成為開發離岸風力和水力發電得天獨厚的條件。此外,葡萄牙南部每年的日照時間高達3,300 小時,北部也有1,600 小時,為歐洲日照時間最長的國家,因此也相當適合發展太陽光電。
1999年起政府即提供設備補助以及稅賦減免來刺激再生能源發展,並於2001正式推出Feed-in-tariff 政策。再生能源占比主要以水力為主,其次為風力。

[B2-9]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以色列 像臺灣一樣,以色列是能源的孤島沒有自產能源,卻沒有條件發展核能發電,因為鄰近的地區戰亂頻繁,擔心發生恐怖攻擊。因此,以色列只能依賴進口大量的化石燃料作為能源供應。 同時以色列有63%的地形氣候為全年少雨乾燥的沙漠地帶,但全國仍有約10%的人口居住於此區域,國內的傳統能源既不多樣化也不豐產,石油需仰賴鄰近國家的供給,為了達到更大規模的能源獨立及自足,發展再生能源為全國的共識。 位在中東地區的以色列由於全年日照天數超過300天,太陽能一直是該國重要的自然資源之一,尤其以色列南部是廣大的沙漠,氣候炎熱無比,反而可利用其地形的特色發展太陽能。因此1950年代開始發展太陽能熱水器的安裝及使用,解決國內能源短缺的困境;1960年代國內成功地推廣太陽能熱水器,並在銷售市場上反應良好。1970年代正值石油危機,國內的太陽能熱水器使用率高達90%。1986年,以色列政府通過法案,規定建築物設計都需留設安裝太陽能熱水器的相關設計空間,家戶都需裝設太陽能熱水器。 直到目前為止,太陽能佔以色列能源使用的25%,90%家庭使用太陽能熱水器。2012年以人均安裝太陽能熱水器比率來看,以色列目前排行全球第三,僅次於賽普勒斯及澳洲。 [B2-8]
參考出處
太陽能>太陽光電, 太陽能>太陽熱能, 太陽能>CSP, 風力發電>陸域風電, 生質能>沼氣利用biogass, 生質能>固態生質燃料solid biomass
挪威

挪威屬於北歐五國之一,北歐地區的天然資源豐富,雨量充足,山川湖泊眾多,除冬季日照較為短缺外,風力資源則相當可觀,因此能源來源高度來自於再生能源,甚至由再生能源生產的多餘電力可輸出至歐陸其他國家。除了自然環境得天獨厚外,北歐政府對於再生能源的發展也早有先見之明,為了擺脫對傳統油源的依賴,增加再生能源的運用,在法理體制下,設計通過了法規帶動再生能源技術的發展,更在民間普及再生能源利用的觀念,使得北歐地區在全球再生能源的發展上,取得社會面和技術面等多方的領先地位。
挪威政府在21世紀開始積極打造再生能源環境以及相關措施,如2012年1月1日開始推動的挪威瑞典電力認證市場(Norway-Swedish Electricity Certificate Market)對於提昇整體再生能源使用量相當顯著。挪威雖然並非歐盟會員國之一,但仍屬於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ic Area,簡稱EEA)的一員,因此在2012年6月依據歐盟再生能源指令(Renewable Directive 2009/28/EC)內容提出國家再生能源行動方案(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ction Plan under Directive 2009/28/EC),訂定2020年再生能源占比目標。挪威有專職推廣再生能源發展的機構稱為Enova,附屬於挪威石油能源部下(Ministry of Petroleum and Energy)。Enova的經費來源來自於電力輸配收入、再生能源與能源效率基金以及國家預算等3方面。另挪威水資源與能源理事會(The Norwegian Water Resources and Energy Directorate)屬於石油能源部,專職挪威水資源的運用規劃與保護,其中也涉及提升能源市場透明度以及能源使用效率。

[B2-7]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愛爾蘭

據愛爾蘭永續能源署(Sustainable Energy Authority of Ireland,簡稱SEAI)統計,隨著能源使用增加以及國產天然氣與煤的產量下降,在1990年代中期能源進口比例大幅上升(如圖1),於2006年達到高峰(90%)。透過SEAI提倡節能、提升能效,以及發展再生能源的成效,2012年電力消費量為24,164 GWh,相較於2005年已下降2.9%;而能源進口量占國家能源消費總量的86%,雖相較2006年已下降4%,但其高能源依賴度仍對國內電力有相當程度的能源風險。
綜觀愛爾蘭的地理條件與資源,愛爾蘭位於歐洲西部的愛爾蘭島中南部,東北與北愛爾蘭接壤,東有愛爾蘭海與英國相望,西則瀕大西洋。愛爾蘭為溫帶海洋性氣候,受北大西洋暖流影響,冬暖夏涼,可知其再生能源之蘊藏量相當可觀。

[B2-6]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俄羅斯俄羅斯擁有巨大再生能源開發潛能,如全球9%的水資源均集中在該領土上,目前水力發電(大水力)占總發電量21%;風力發電,潛能主要集中於海岸、草原及山區,若開發其中25%潛能,總裝置容量將達產生175GW;生質能部分,預估可開發潛能達35百萬噸,若換算成電力,將可產生約15GW;在地熱部分,也具有相當豐富的蘊藏量,推計地熱源為高於攝氏90度以上的水或水蒸氣,將可產出3 GWt,主要分布於北高加索、西西伯利亞、貝加爾湖、堪察加半島及千島群島等地區;太陽能發電,雖位於北半球,但在北高加索、黑海、裏海、西西伯利亞及遠東(南部地區)等地區,均具開發潛能,預估潛能達181Mtoe/年;此外俄羅斯也具有潮汐發電潛能,於1968年完成興建全球第四大的潮汐發電站(1.7MW)。 俄羅斯蘊藏豐富的再生能源、天然氣及石油等資源,但目前全球對於化石能源需求極大,因此俄羅斯對外的能源政策採取優先開採及出口化石能源,藉以賺取外匯。在國內的能源政策則以改善製造生產等能源使用效率,對於再生能源部分開發有限,另依據Energy Strategy of Russia to 2030策略時程規劃,將於2022年後才針對再生能源採取積極的開發策略。 [B2-5]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南韓

韓國能源資源貧乏,尤其石化能源,煤、石油等幾乎全量依賴進口(2012年初級能源的95.7%)。2012年能源進口額達1,853億美元,是總進口額的37%,加上,能源價格飆漲,最近十年的能源進口金額,年均增加率達16.7%。根據韓國能源管理公團的報告2012年初級能源消費達278.698Mtoe,人均消費達5.57toe, GDP每千美元能源消費是0.258toe。
除了前述高度依賴進口能源之外,韓國的化石能源占比也很高,達85.5%。根據國際能源總署IEA/OECD於2013年10月公布的數據,韓國目前碳排量世界第七(總量587.73百萬公噸,人均11.81公噸)。因此,韓國能源政策目標與主軸有三者,即是增加電力供給、減少排碳、減少能源依賴。
2012年初級能源供給總量為278.7Mtoe,化石能源佔比為85%,其中石油38.1%,煤29.1%,天然氣18%,核能11.4%,新再生能源僅2.9%。由於核能與再生能源的優勢在替代化石能源減碳,因此,再生能源發展與核能發展有密不可分的相對關係,尤其是核能出口國的韓國,兩者取捨增減更是微妙。
韓國的再生能源在90年代後期以替代能源方式登場,當時正逢東南亞匯率風暴,韓國政府幾乎破產,因此再生能源沒有走到舞台(沒有購電價等推廣利器),21世紀之後,減碳帶來的再生能源議題發燒,韓國經歷兩次政策急轉彎,其一是2008年李明博總統就任時期訂定的第一次能源基本計劃,計畫雖有強調潔淨能源與再生能源的必要性,但其核心價值產業扶植的綠色成長,電力裝置方面仍是碳排低、價格低的核電是主流發展。
事實上,韓國2014年6月擁有21座核電廠,世界排行第五。第一次能源基本計畫於2030年之前規劃再增設11座,占比從23%提高到41%。這項決定除核能是低碳的理由之外,無法排除韓國是核技術保有國的事實。事實上,以韓國電力公司(KEPCO)為首的企業聯盟,包括現代建設、三星物產、斗山重工及美國西屋等,曾擊敗強勁對手法國AREVA集團、美國通用及日本日立和三菱等公司得到阿拉伯公國金額400億美元的核電建設營運標,將於2017年至2022年期間陸續建置容量140萬瓩的輕水式核反應器並負責商轉營運。
而日本福島核災不得不將該項能源政策修正軌道。2012年10月中旬政府因應社會廣泛的核安疑慮,委託由能源專家組成的民官Working group,研擬第二次能源基本計劃的核能配比。經過一年餘,終於在2014年1月定案,而第二次能源基本計劃將影響2013年到2035年期間的韓國能源政策走向。
第二次有別於第一次計畫在於調節核能配比,第一次計畫強調的核電(41%配比),決定2035年調節到29%的水平,而調低成本低的核電配比,以及加強核安的花費反映到經濟社會,預期未來到2035年期間需要大幅提高電費,工業和生活電費漲幅將高達現在的3至5倍(年均漲幅達13%至21%),政府便借高電費機制,降低15%的用電量。其實,第二次計畫政府所採得29%是當時民官Working group研擬的最高限(22-29%),而非22%的低限。也就是說核能將從目前的26.4%,仍需增加到2035年的29%,新增約7GW。
韓國能源的中央最高掌管機構是產業通商資源部(2013年3月之前叫知識經濟部,2008年之前叫產業資源部),實務由能源管理公團執行,而再生能源則由能源管理公團幃下的新再生能源中心負責。該機構的成立的法源是1987年替代能源開發促進法,該法條規定商業通商資源部建立基本計畫並負責執行,經過商通部審核,將能源相關事務撥給能源管理公團,公團原有一處掌管新再生能源,後來2005年擴大成立成目前的中心。其主要業務有四:
一、政策規劃,例如潛藏量評估、白皮書、推廣目標規劃
二、執行推廣,例如金融支援、標準訂定、認證檢驗、購電價、實證平台
三、技術與產業(此與產業通商資源部共同執掌),例如國際合作,支援研究室到市場的商品化過程
四、交易平台,例如開設交易系統,撮合REC供需方等。
根據新再生能源中心的公布的新再生能源普及現況,截至2013年年底新再生能源(含大水力)發電總量為21.438TWh,換算成油當量為9,879Mtoe,佔初級能源的3.52%,佔總電力的3.86%。

[B2-4]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印度

印度能源政策的三個主軸是能源普及、能源安全、氣候變遷,其中第一項能源普及(Energy Access)凸顯印度的能源情勢。印度雖有豐富藏量的資源,卻因制度與結構的弊病,不僅每年產量起伏差異很大,也嚴重分配不均,能源消費根據IEA人均消費是世界最低水準,僅0.7toe。
印度資源豐富,何以老百姓是全球能源極貧,歸因於制度。首先,行政制度,印度的能源除了核能之外,其他能源無論是開發、規範、價格、供需平衡、交易等等,均屬邦政府所管,換句話說,聯邦政府僅能在自己直轄的地區行使相關權益;加上,沒有統一執掌能源的中央單位(1992年撤銷能源部),而能源又因其技術別分成五個部門(電力部,石油與天然氣部,新再生能源部,煤礦部,核能部)各自為政,雖說有國家層次的中央規劃處Planning Commission,主導國家五年計畫,訂定總體能源及氣候變遷目標,卻因行政劃分、以及聯邦與邦政府的利益衝突,能源供給依然嚴重。第二原因是能源產業的構成,所有能源除了再生能源之外,幾乎全部是中央或地方邦政府所有的公營企業,而公營企業沒競爭力沒效率是週知的事實。當初促成國營企業的原因是以低廉價格供應所有國民需求的大義,而這些公營企業經過長達60年的無競爭對手的成長,組織龐大,結構腐敗,官僚貪婪,效率缺乏等等,導致盡管資源豐富卻要依賴進口。
印度再生能源資源豐富,2010年之後由於地熱binary溫差技術的普及,印度開始重視地熱資源,目前有七個邦擁有溫泉資源,尤其以喜馬拉雅山,坎貝,訥爾默達-塔非三角洲(中央邦)附近發現350多個地熱溫泉,溫度高達980攝氏度,估計資源藏量達10.8GW;水資源更是豐富,每年估計達1,907.8平方公里。地下水資源達3,500億立方公尺(且僅35 %的地下水資源被利用)。 水不僅是再生能源發電的資源,還便利每年4.4千萬貨物噸的水道通貨量,並且利用地下水的灌溉水渠,使土地的56 %成為可耕地,豐富鐵含量的紅壤與黑壤有利於各種作物,保障了取之不盡的生質能料源。 如上所述,印度以如此富足的能源資源受制於進口能源價格的變動(主要是石油),為求能源多元化,並保障穩定供給,能源政策第二主軸的能源安全,發揮在積極參與能源開發,取得國外的能源資源。
根據印度統計計畫處Ministry of Statistics and Programme Implementation,再生能源電力開發潛藏量是89.774GW,詳見下圖,加上地熱資源10.6GW,資源總量達100GW。而前述地熱資源,則是根據India Power Sector的 官方網站公布,經過探勘發現資源分布在Puga水庫附近的喜馬拉雅山與主要廠址在Puga Valley(J&K)、Tatapani(Chhattisgarh)、Godavari Basin Manikaran(Himachal Pradesh)、Bakreshwar(西Bengal)、Tuwa(Gujarat)、Unai(Maharashtra)、Jalgaon(Maharashtra)等地區。
2012年7月發生的全球最大斷電,達兩天之久。影響人口達6.2億,是13億總印度人口的一半,該事件足見印度的電力普及率與斷電對製造業的影響,目前印度僅Gujarat,Madhya Pradesh等有限幾個邦享有穩定供電之外,4分之一的農村人口完全沒有電力,另高達3億人口經歷經常性斷電。
斷電與缺電是印度電網面對的問題,因此產生了龐大的非併聯自備電力,這些自備電力造就了印度的經濟成長,同時減輕了環境負擔,因為自備電力大部分是再生能源,尤其是風力。

[B2-3]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希臘

2012年希臘總能源消費達2700萬toe,最終能源消費1600萬toe,因經濟蕭條因素,比起2011年之能源消費減少了24%。
希臘之能源使用仍舊依賴化石燃料居多,61%靠進口(其中石油72%、天然氣21%),39%靠國產(褐煤占約77%,再生能源22%,其中再生能源發電如水電,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質能等佔目前最終能源消費總值的僅13.8%)。因此,化石能源導致的碳排壓力是希臘發展再生能源的原因之一。
希臘擁有藏量頗豐的石油與天然氣,希臘政府2011年公佈藏量約年產1000萬桶石油,但大量仍得靠進口;天然氣方面,自從1997年開始供應以來,消費量逐漸擴大,且由政府主導大力修建國際間的供氣管,鼓勵國際間合作開發機會。除了石油和天然氣,褐煤是希臘唯一數據上顯著的國產能源,儲量達43億公噸,但希臘缺硬煤,得從南非,俄羅斯,委內瑞拉及哥倫比亞進口。因此增加國產能源,減少能源依賴是發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希臘於1981年成為歐盟會員,但之後很長期間希臘政府對歐盟的領導持不合作的態度,例如歐盟法令2010年再生能源目標(歐盟2001/77/EC與2003/30/EC法令),希臘擁有極好的資源,卻沒有積極完成額定目標。但是2009年之後希臘的經濟拮据,向歐盟舉債的需求凌駕政府喜好及其政策,希臘逐步被歐盟的利益驅使,忠實履行歐盟的意志,其中當然包括再生能源的2020年占比目標。

[B2-2]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英國

英國因北海油田開發成功,1980年開始成為歐洲主要原油及天然氣生產國亦為出口國,同時也是歐洲最大的能源消費國之一。然而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英國的再生能源起步較晚,可說是緣起於1990年實施之「非化石燃料義務」( Non-Fossil Fuel Obligation, NFFO)方案。而在1988年出版的《Energy Paper 55 Renewable Energy In the UK: The Way Forward》則提供英國在再生能源發展上的政策基礎,1989年更提出再生能源淨發電量(declared net capacity,DNC)必須在2000年前達到600MW,之後更多次修改目標,不過也因高估「非化石燃料義務」方案執行成效,證明其目標設定過於空泛。因而在2001年的「再生能源義務」(Renewable Obligation, RO),將目標變更為2010年全英電力供應需有10%來自再生能源。
另一方面英國政府為達京都議定書中鎖定的目標,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故以「提升能源效率」及「實施再生能源義務」為主要手段,並在2002年1月1日正式施行再生能源義務。其再生能源政策主要目標為:
1.達到國際溫室氣體減量排放標準;
2.提供具可靠性、多元性、永續性及競爭性的能源供給;
3.刺激新技術的發展以作為長期發展再生能源產業的基礎;
4.協助國內再生能源產業成為具經爭力的輸出市場,並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5.提供鄉村區域發展機會

[B2-1]
參考出處
再生能源
 
僅供本計畫內部參採使用